疫情致公立医院经营承压:医护收梦之城平台登
发布时间:2022-07-15 21:44

  梦之城CITY OF DREAMS登录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由于人员流动减少以及疫情防控等原因,医疗系统受到较大影响,尤其是公立医院承受了巨大经营压力。

  2022年7月6日,辽宁省葫芦岛市卫健委在答复政协委员提案时称,“2020年以来公立医院债务有不断攀升的趋势。医院债务攀升主要受疫情影响,防护物资费用大幅增加、医疗收入减少,尤其我市今年的疫情,给公立医院正常运行造成了巨大影响,债务水平急剧上升。”

  同样在7月6日,国家卫健委发布《关于2020年度全国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国家监测分析情况的通报》称,在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,为确保疫情防控、日常诊疗同步开展,各医院加大防控力度,运行成本增加,运营压力加大。

  为做好疫情防控工作,各地均采取相应防控措施,减少患者到医疗机构就诊次数,合理控制线下医疗服务量规模。在此背景下,各地公立医院就诊人次数、床位使用率及出院患者手术人数和微创手术人数均有相应下降。

  疫情也导致医疗盈余普遍减少。2020年,全国20个省份医疗盈余为负,占比62.5%,较2019年增加56.25个百分点;753家公立医院医疗盈余为负,占比43.5%,较2019年增加25.89个百分点。全国公立医院医疗盈余率为-0.6%,较2019年下降3.6个百分点;医院资产负债率为44.09%,与2019年基本持平。

  “疫情对大部分医院运营都造成了冲击,一个地区疫情的严重程度、采取的限制人员流动防控措施,都会对医院营收产生影响。” 血管外科专家、张强医生集团创始人张强对界面新闻说。

  广州艾力彼医院管理中心GAHA主任庄一强博士向界面新闻介绍,医院营收减少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,首先是医院的抗疫成本在增加,“比如派人去做核酸,去援助别的城市之类情况,会导致整体费用支出增加。”其次,疫情期间医院的业务量在减少。根据调研,普通儿科、口腔科、皮肤科等偏轻症的科室业务量下降尤其明显。

  “因为疫情期间去医院也不方便,还有可能在医院发生感染。所以一些可看可不看的小病,大部分人就选择不看了。”庄一强说,病人量明显减少的还有一些老年病科室,比如糖尿病、高血压等,“老年病人需要定期复查,但是由于医院的防控措施比较严格,他们复查的频率就变低了,比如从一周一次,下降到了一个月一次。”

  根据庄一强观察,在疫情多发、频繁采取封控措施的城市,公立医院受到的冲击最大,而在疫情相对平稳的城市,公立医院的经营状况也相对较好。

  此外,病人的流动性对医院的影响也不一样。庄一强介绍,在一些大城市或省会城市,由于医疗资源较好,在疫情发生前主要依靠病人流入提升营收水平的医院,这两年受疫情及封控措施的影响就比较大。“比如北京,在疫情期间有一些主要靠外地病人的医院,门诊量和床位使用率大概只有平时的1/3。本来都是一床难求的好医院,现在100张病床只住30个病人。”庄一强说。

  而在病人流出的城市,庄一强介绍,少数医疗资源较好的医院营收不降反增。以厦门为例,厦门的医疗条件相对也较好,但是在疫情前,病人主要流往上海看病。今年上半年上海发生疫情期间,病人多留在了本地看病,因此厦门的“龙头医院”业务量是增加的。

  对于多数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公立医院来说,精打细算过紧日子也成为常态。张强说,据他了解,由于营收减少,很多公立医院为了维持运转,已经降低了医护人员的奖金甚至处于停发奖金的状态。“医护人员奖金通常跟医院的业绩收入挂钩,疫情导致营收降低,很多医院首先缩减的就是奖金。”庄一强说。

  李莲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某医院的,她已经1年没有收到过福利津贴。最近让她担心的是,自己的基本工资能不能及时发下来?“上个月工资就延迟了半个月发,这个月又通知延迟了。我每天都要看好几遍余额,很是焦虑。”

  陈平是江西省南昌市某医院的技术人员,疫情发生以来,因为绩效系数下调,她的工资降了2次,“主要是由于医院营收不好”。今年来,陈平所在医院的技术、后勤、机关等岗位的津贴、补助也都停发了。

  医护人员收入减少也导致人才流失。张强说,疫情前,医生也有从经济欠发达、地方财政较差的地方向沿海经济较发达的地方流动的现象。但当地方财政下降、公立医院的收益不好、职业环境不那么好的时候,医生的职业流动就会更加频繁。

  张强表示,“虽然(葫芦岛卫健委答复)只是个别情况,但它反映出了人们的一种普遍性担忧。在医疗界,尤其是对公立医院,当地方政府补偿不足,资源又被持续性消耗时,医院的资金链紧张会导致人才外流,进而导致医疗服务质量下降,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,需要引起重视。”

  公立医院的收入主要来源于财政拨款和医院营收。对于前者,葫芦岛卫健委在《关于后疫情时代完善公立医院投入补偿机制的几点建议》第20220076号提案的答复中表示,因全国持续不断的疫情影响,财政收入也受到较大冲击,形势紧张,对医疗机构的补偿机制难以落实。

  根据葫芦岛市统计公报,2021年全年,葫芦岛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4.2亿元,同比下降7.6%,而去年一般公共预算的支出是234.6亿元,同比增长了18.3%;而今年1-5月份,葫芦岛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4.6亿元,同比下降2.8%,而支出是81.7亿元,同比增长了53.5%。

  葫芦岛市卫健委在答复政协委员提案中表示,因全国持续不断的疫情影响,财政收入也受到较大冲击,形势紧张,既要确保按时还债、又要确保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工资发放,维持正常运转都非常困难。医疗机构基础设施投入及大中型医疗设备购置需要巨额资金的保障,补偿机制更是难以落实。

  而对于解决公立医院经营压力问题,葫芦岛卫健委认为,首先应先自我自我革新,动大手术,激发内在动力,充分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,强化特色专科建设,堵住跑冒滴漏,使公立医院慢慢恢复元气、健康有序发展。另一方面,公立医院存在的债务压力等问题,也与卫生健康、财政等部门在一定程度上管理宽松,放任公立医院“自由翱翔”、无序发展有关。如果公立医院领导班子、干部职工以院为家,当自己家日子过,公立医院的明天会更美好。